卫宫切嗣

咱叫北方( ゚∀ ゚)

杂……杂食饿不死啊嘤嘤嘤( ノД`)

…作为一个路人,只想说…emmm其实从某个角度上来说预警打了爱看不看吧?你不喜欢吃芹菜就去喷爱吃的人就很搞笑了…说起来如果违背道德那兽化人鱼abo岂不是都是违背道德?或许有人爱看一成不变的文,但也会有人期待其他的发展,有些人不喜欢就排斥没人说不对,因为这是你的自由,但聚在一起指责就很幼稚,你当这是学校?还给你聚众欺负人的自由?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cnm打脸的感觉太爽了!!!!!!

各家厨出来过年了!!!!!

特别是鬼狐厨啊!!!!!!

金宝你太可爱了!!!!!!

【今天的耀哥依然没有戏份.jpg

凹凸世界的主角是谁来着???

虽然我是个全员粉

但我想说一句

各位别忘了,凹凸世界的主角是金。

主角是金!!!

是金!!!

粉角色没人管你,但不代表要踩其他人。

自从上集出了评论区一直是各家厨的哀嚎

黑主角金的占大多数

甚至出了一个脑残刷了一堆骂主角的话  @诺羽  就是她

但都没在意

因为最后看的是官爸的态度

结果呢

就因为一部分粉丝的不满意你就临时搞个四联

说真的,我这个不是金厨的都看不下去了

看了这么多动漫,把主角搞成这样的你是第一个

前一阵的【十二大战】的动漫结局也是让一部分人不满意

但官爸的坚持才让它在人记忆中深刻,特殊。


金其实他挺正常的一个主角

个人觉得或许因为太正常,才在性格鲜明的配角中显得普通

紫堂是朋友,陪了他半个赛季。

你闺蜜有危险你不拦着???



官爸也是挺纵容粉丝。

四联的图看着除了心酸没别的感想。

某些人,你们哭着喊着的目的达到了。

点到为止。

好像是这么回事。

【冰上的尤里】【维勇】心不在焉[BE→HE]


&内含ooc,接受不了请立刻关闭该文章。

&个人脑洞,不喜勿入

&如有撞文请告知。

&感谢厚爱。

很久以前写的……

小学生文笔……

微修了一下……

原来在晋江……被我搬过来了……

【此文设定背景为第七集啾之后发生的事。】






①那又如何

“维…维克托?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总感觉勇利最近一~直躲着我啊?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哟?我可是勇利的教练哦~”

维克托伸手一把抱住准备继续上冰练习的勇利,用撒娇一样的语气对勇利说着。

冰场温度偏低,但勇利的体温却依然滚烫,隔着衣服灼伤维克多的指尖。

“没…没什么!哪个,我再练一会儿,维克托先回去陪马卡钦吧。我这边没问题的,有事我就回去找你了!”

勇利说完便急忙挣脱他松垮的怀抱,转过身头也不抬的往冰场中央缓慢滑去。而维克托似乎更加确信了他隐瞒什么,不过勇利不想说他也不打算追问。

虽然作为一个教练注重选手的心理素质很重要,不过他还是会尽量不去触及他的隐私,个人空间……嘛。

“那好吧勇利,我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来找我哦!”

听着脚步声渐渐消失在门后,勇利像是卸下背上沉重石块一般,无力的蹲下,露出鲜红欲滴的耳廓,以及…绯红的脸庞。

“啊…怎么办…以后要怎么面对维克托啊…”

勇利捂着烧红的脸,现在一看见维克托就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移向他的唇,随后脑海就浮现出他亲他的画面…

软软的,凉凉的,还带着一丝的甜…像是嫩滑的果冻一般,一旦碰触就不想再放开…想到这勇利不自觉的伸出舌头去轻触唇瓣。

“哇啊——!我…我在做什么啊!练习练习!!!”

回过神的勇利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脸更红了,隐约都能看见他头上冒出的白烟…

这次的练习似乎格外的难,因为总能听到从冰场里传出的摔倒声。

——

“我回来了…”

沙哑嗓音打破寂静的夜晚,刺骨的寒风顺着被打开的缝隙争先恐后的冲进屋内。

疲惫的勇利此时刚回到家,关严门站在玄关处小声的说着。此时已经很晚了,他在维克托离开不久后独自练习三个小时便打招呼离开,一个人在外面闲逛很久,将近十点半才往家走。

思绪太乱,回去看见维克托的脸会更纠结,不如自己分出点时间整理下心情。

他已经提前给妈妈打了电话会晚一点回来,不用等他吃饭。

原本灯火辉煌的屋内此时却昏暗无光,仅靠着微弱的落地光线看清事物。换好鞋抬头扫过墙上的挂钟,十点五十五。那个人应该睡觉了吧?

勇利蹑手蹑脚的往自己的房间走,生怕吵醒什么人。路过某扇门时格外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回到房间,拉开房门把自己重重的摔向床铺。

“嘶…”

不小心碰到哪里一阵刺痛,掀开衬衫,只见腰间及手肘青一块紫一块,一碰就疼。

啊啊啊…这可不能让维克托看见,不然会挨骂的…幸好他睡觉了。

心里这么想着,脱下衬衫丢到一边,伸手拽过床脚的睡衣睡裤,慢吞吞的往身上套。眼神恍惚,思绪早已飞出几万米。

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吧…?很明显那个吻…亲一下只是表达惊喜,没什么太多的含义的。还是不要想太多了,下一次就是俄罗斯比赛,专心应对比赛就好。

如果被知道学生爱慕教练这种事传出去…丑闻会影响到他吧…嘛…我倒是无所谓,又不是第一次…但是…不能连累维克托啊…

勇利低着头整理好睡衣趴回床上,不顾身上传来的刺痛。将头埋在舒软的被褥里,盖住嘴角的苦笑,声音闷闷的带着哭腔颤抖的说“哈哈…果然还是…不能被他知道啊…”

别去在意,别去理会,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像以前一样,不是很好吗…

对啊,按理来说这么做是最正确的啊…

那为什么,心口会这么疼啊…到底…为什么啊…

维克托…来告诉我啊…?

难过压抑的哭声在寂静的房间被无限放大,床上的人缩成一团,像是被无情丢弃的玩偶。

即使爱他,那又如何呢。

——BE







② 相伴一生

“勇利,你想太多了。”

低沉的男声惊扰了还沉浸在悲伤之中的勇利,勇利听到后声音后打了个激灵,但还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怕回头被维克托看到自己脸上满是眼泪的狼狈相。

“勇利,你即使不说我也能多多少少猜出来哦。”

踩在榻榻米上的脚步声不算很响,但这时却感觉格外刺耳。

维克托逐渐靠近,本来很短的距离听起来却额外的长。直到那声音停在他的床前,男声再次响起,那其中,好像少了往日的轻浮。

“难道你认为我会随便当众去吻一个学生吗?勇利。”

床上的少年好像被戳中死穴一般猛的拽过身下的被子半钻了进去,将脸埋的更深,只留后背和腿在外面。

“哈哈…维克托怎么没睡?快去睡觉吧明天还有训练。我没事的,只是有点感冒嗓子有点哑而已。”

勇利强撑着用平日谈话的平淡声线对维克多回应着,即使将声音压低也掩盖不了其中隐藏的颤抖及哭腔,开口后勇利也后悔了。

这还不如不说,一听就知道他哭过了啊!

维克托见状,一手扶额无奈的叹气继续说着。

“勇利,你只要心里一想事情就会出现失误。这两天你的状态都不好,有什么可以跟我说,好吗?”

维克托看着床铺上缩成一团的勇利,索性直接脱鞋爬上床,躺在勇利的身后,长臂一捞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紧贴着他的耳畔低语。

“还是说…我的吻让你困扰了?导致你讨厌我了?”

本来止住哭泣还在被窝发呆神游的勇利突然感觉背后贴上来一个火热的身躯,接下来身体就被身后的人紧紧环绕,温热的呼吸打在耳畔。

勇利听见他的话面红耳赤的反驳着“不…不是的!并不是这样的!只…只是…”

“嗯?只是什么?”

“只是怕你被我连累…而已…”

勇利下意识的回答着维克托,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把不该说的说出去了。立刻内心被完蛋两个字加黑加粗刷屏,思想已经崩溃。

啊!完蛋了!说出来了啊!!就算说的含糊但维克托肯定一猜就猜出来了啊!啊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哦~这样啊。那勇利…喜欢我吗?”

维克托直白的话直击要害,勇利整个人僵硬在他怀里,藏在被子里的脸乱成一团浆糊,索性破罐子破摔。

“是的……维克托,我…我喜欢你,想让你当终生伴侣那种…喜欢。”

勇利说完背后的人没了动静,好长时间一点声音都没有。

果然…果然啊…不该说出来的啊!这样岂不是一切都毁了…

鼻头一酸,眼泪开始蓄满眼眶,继续用颤抖的声音解释着。

“…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请放心我一定会调整好状态去应对俄罗斯比…诶?”

“勇利,我一直在等。我一直…在等你说这句话。”

还未解释完的话被维克托突然打断,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勇利措手不及。

“怕勇利对我只是憧憬的那种喜欢,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那天我吻了你。后来我也在反省是不是吓到你了,没想到…勇利,我现在好高兴!”

勇利手足无措的被身后的人抱的更紧,他的脸紧贴着勇利的肩膀,炽热的呼吸仿佛要灼伤他的皮肤。而维克托的语气却透露出少有的认真和压抑的兴奋。

“呐,勇利,转过来吧。”

“…满脸都是眼泪很丑的。”

“没关系的,勇利。”

勇利现在不比维克托好多少,眼泪在眼眶打转。不过终究没留住,高兴的哭了出来,泣不成声。

“啊啊啊,勇利真是个毫无安全感的人~决定了,今天一起睡吧~”

维克托淡笑的将勇利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安慰般轻拍他的肩膀,自说自话的拽过勇利怀里的被,关掉床头灯。

“谢谢你,维克托。”

勇利将头转过来,红着脸轻吻他的手指。

借着月光的照耀,隐约能看见勇利因为刚才哭过的缘故眼眶微红,棕色的眼睛此时雾气朦胧,脸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泪痕。

嘴唇被咬的泛红,头发微乱却性感的诡异,声音沙哑勾人,像是一只小黑猫伸爪在心尖挠啊挠。

“勇利,这样勾引我可不好哦,我可是成熟的大人。”

“才…才没有!”

维克托将额头轻抵勇利的额头,好像把一生的温柔都寄托在那一句话中,坚定而认真的说

“不过,让我这个除了滑冰什么都不会的人来伴你一生,你愿意吗?”

“以后我就拜托你了,维克托。”

——HE





【凹凸世界乙女向】关于例假。

&内含ooc【可能吧】,接受不了请立刻关闭该文章。

&个人脑洞,不喜勿入。

&如有撞文请告知。

&感谢厚爱。

女孩们每个月都会有一位不请自来的亲戚所到访。

她的到来同时伴随着腰疼、小腹疼、冒虚汗、更严重的躺在床上寸步难行。

每个人根据体质来例假时的反应不同,有重的,当然也有轻的。

当然好死不死你属于重度。

我们亲切的称呼她为

——大姨妈。


【金】

凯莉一大早是被吵醒的。

昨天晚上围观别人打架看的太晚凌晨三点多才回积分房间休息。

此时睡眠还不到两小时,就已经被敲门声吵的逐渐清醒。

低气压掀开被下床,手揉着因睡眠不足而抽痛的脑壳,她倒要看看是谁一大早上扰人清梦。

“凯莉!凯莉!!你在不在!!凯……”

哐——

门被狠狠的拉开,金看着凯莉黑着一张脸看着他。

“金,我劝你最好是重要的事来找我……”

“凯莉!你总算出来了!她以前都和我一起晨跑的,今天都过了半个小时她都没出现在门口!我去敲她房门也不开,是不是出事了啊凯莉,她发短信告诉我今天不去锻炼了,说是要休息几天,我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也不说,凯莉她是不是得病了不想让我知道然后担心啊!”

“停停停——她以前也请过假是吧?”

“以前……好像是吧…?”

“哦那没事,女孩子都有的那么几天,你去买点红糖给她送去就行,再见。”

“诶凯……”莉为什么是红糖啊。

没等金问完,凯莉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金摸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尖,想了想往电梯处走去。

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买红糖,不过按凯莉说的去做应该没事,总之先去找小机器人好了。


【格瑞】

格瑞低头看着从上完厕所回来就在树根底下缩成一团的她,满头虚汗,双手紧捂肚子,一声不吭的坐在那。

很糟糕,真的很糟糕。

是她提议和格瑞来刷副本涨涨积分的,刷到boss房门口却突然感到身下一股暖流以及骤然的抽痛。她眉头一皱,卧槽不是吧…

大姨妈提前到访,她前天还和格瑞在冰山山腰刷了一下午的雪怪,现在在冰山湖底。直接导致这次来比往常哪次都要疼。

这个副本boss是一条冰鱼,弱点在背后的尾巴,跨了三级的boss伤害是致命的,被摸一下三分一的血就没了。本打算她吸引怪仇恨格瑞去一招毙命,结果却出这岔子。

副本这个东西一旦中途退出奖励全无,前面不管你打了多少都清零,只有打完boss才会结算所有奖励。

更何况他们现在进的…是可遇不可求的隐藏副本,最后的奖励积分简直是翻了倍的往上涨。

想着想着更不甘心了,只希望缓和一阵好一点能站起来跑两步坚持个五分钟就行。

察觉到旁边人的视线,她抬头虚弱的笑道“没事的,就是亲戚来了而已,一会儿就好了。”

周身都是冰的环境使得比哪次都恢复的慢,头上的虚汗越来越多…

“走吧。”

“…诶?”

格瑞收起烈斩,弯腰打横抱起她,往boss房相反的方向走去。

“诶……等…等等格瑞!我没关系的马上就好,都已经到门口不打可惜了,没关系现在就可以了,你当我下来咱们进去吧!没事的!格…”

“不要也没关系。”

“那些积分不要也没关系。”

“可是这可是隐藏…”

“你不舒服。”格瑞打断她的话。“下次陪你再来。”


【安迷修】

“嗨可爱的公主殿下我回来了,来,把眼睛睁开给你看个好东西~”

“安迷修……今天没力气陪你闹……”

以往都元气满满的女孩今天就缩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眉头不自觉的微皱,很难受的样子。

她已经躺在床上一下午了,亲戚的到来让她一动也不想动。

她是属于来亲戚剧痛无比的那种,恨的她直抱怨为什么自己是个女孩而不是男孩。

这样就没有亲戚的折磨了多好,到了夏天还能正大光明的光膀子。

“你要是个男孩我会哭死的,骑士没了公主还如何称得上是个骑士。”

——其实你连骑士的标配马也没有。脑内暗搓搓的想着,却没说出口。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正放飞自我想安迷修的马时,小腹突然被温热的东西贴住。

一转头,只见安迷修从被缝处塞进来一个暖手宝,转手又去拿桌子上沏好的红糖水。

边吹边说“来,起来趁热喝,喝完就不疼了。”




【雷狮】

“嘶——”

半夜睡着睡着觉得肚子不得劲,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快步走向厕所。

到卧室门口时看见雷狮还是姿势没变的熟睡着,轻声的关上门。

——看来是昨天喝酒喝的太过火了,比往常都要累的样子。

好在厕所在客厅,不用怕吵到他睡觉。

从厕所处理完出来,趴在沙发上。抬头看一眼钟表,半夜两点半。

再进去卧室说不定就会吵醒他,再加上肚子疼也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还不如在沙发上呆一晚上,反正也快天亮了。

捂着肚子迷迷糊糊的就这么睡着了。

她自认为睡觉很轻,至少现在是这样。

睡梦中感觉谁说了什么,然后被抱起来走动。

困倦的睁开眼,发现雷狮把她抱到了卧室的床上。

“我……打扰到你睡觉了吗…?”

“一摸身边发现是空的以为夫人跑了能不起来找人吗?”

雷狮抬手打了个哈欠,把她放到床上被子掖好自己也爬了上来。

“诶?你不去和卡米尔他们约好早走了吗?现在几点了……?”

“今天陪你,睡觉。”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打到酒红色的床边,灰尘暴露在阳光下围绕着指尖游荡,钟表的嘀嗒声规律的传入脑内。

阳光穿过指缝在墙上投射出奇形怪状的阴影,玩的正入迷却听见耳边传来低哑的男声。

“以后例假别跑沙发上睡,听到没?”

“…嗯。”


【嘉德罗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罗斯好可爱啊光舔就够了嘿嘿嘿

【实际上是九岁的孩子在下下不去手啊!抱头痛哭。】


——

啊……亲戚来了肚子好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