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24h要饭中——丶

啊啊啊啊小英雄好棒啊!!!!

极度玻璃心 (*°▽°)ノ

擅长光速去世(*°▽°)ノ

【凹凸世界乙女向】关于例假。

&内含ooc【可能吧】,接受不了请立刻关闭该文章。

&个人脑洞,不喜勿入。

&如有撞文请告知。

&感谢厚爱。

女孩们每个月都会有一位不请自来的亲戚所到访。

她的到来同时伴随着腰疼、小腹疼、冒虚汗、更严重的躺在床上寸步难行。

每个人根据体质来例假时的反应不同,有重的,当然也有轻的。

当然好死不死你属于重度。

我们亲切的称呼她为

——大姨妈。


【金】

凯莉一大早是被吵醒的。

昨天晚上围观别人打架看的太晚凌晨三点多才回积分房间休息。

此时睡眠还不到两小时,就已经被敲门声吵的逐渐清醒。

低气压掀开被下床,手揉着因睡眠不足而抽痛的脑壳,她倒要看看是谁一大早上扰人清梦。

“凯莉!凯莉!!你在不在!!凯……”

哐——

门被狠狠的拉开,金看着凯莉黑着一张脸看着他。

“金,我劝你最好是重要的事来找我……”

“凯莉!你总算出来了!她以前都和我一起晨跑的,今天都过了半个小时她都没出现在门口!我去敲她房门也不开,是不是出事了啊凯莉,她发短信告诉我今天不去锻炼了,说是要休息几天,我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也不说,凯莉她是不是得病了不想让我知道然后担心啊!”

“停停停——她以前也请过假是吧?”

“以前……好像是吧…?”

“哦那没事,女孩子都有的那么几天,你去买点红糖给她送去就行,再见。”

“诶凯……”莉为什么是红糖啊。

没等金问完,凯莉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金摸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尖,想了想往电梯处走去。

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买红糖,不过按凯莉说的去做应该没事,总之先去找小机器人好了。


【格瑞】

格瑞低头看着从上完厕所回来就在树根底下缩成一团的她,满头虚汗,双手紧捂肚子,一声不吭的坐在那。

很糟糕,真的很糟糕。

是她提议和格瑞来刷副本涨涨积分的,刷到boss房门口却突然感到身下一股暖流以及骤然的抽痛。她眉头一皱,卧槽不是吧…

大姨妈提前到访,她前天还和格瑞在冰山山腰刷了一下午的雪怪,现在在冰山湖底。直接导致这次来比往常哪次都要疼。

这个副本boss是一条冰鱼,弱点在背后的尾巴,跨了三级的boss伤害是致命的,被摸一下三分一的血就没了。本打算她吸引怪仇恨格瑞去一招毙命,结果却出这岔子。

副本这个东西一旦中途退出奖励全无,前面不管你打了多少都清零,只有打完boss才会结算所有奖励。

更何况他们现在进的…是可遇不可求的隐藏副本,最后的奖励积分简直是翻了倍的往上涨。

想着想着更不甘心了,只希望缓和一阵好一点能站起来跑两步坚持个五分钟就行。

察觉到旁边人的视线,她抬头虚弱的笑道“没事的,就是亲戚来了而已,一会儿就好了。”

周身都是冰的环境使得比哪次都恢复的慢,头上的虚汗越来越多…

“走吧。”

“…诶?”

格瑞收起烈斩,弯腰打横抱起她,往boss房相反的方向走去。

“诶……等…等等格瑞!我没关系的马上就好,都已经到门口不打可惜了,没关系现在就可以了,你当我下来咱们进去吧!没事的!格…”

“不要也没关系。”

“那些积分不要也没关系。”

“可是这可是隐藏…”

“你不舒服。”格瑞打断她的话。“下次陪你再来。”


【安迷修】

“嗨可爱的公主殿下我回来了,来,把眼睛睁开给你看个好东西~”

“安迷修……今天没力气陪你闹……”

以往都元气满满的女孩今天就缩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眉头不自觉的微皱,很难受的样子。

她已经躺在床上一下午了,亲戚的到来让她一动也不想动。

她是属于来亲戚剧痛无比的那种,恨的她直抱怨为什么自己是个女孩而不是男孩。

这样就没有亲戚的折磨了多好,到了夏天还能正大光明的光膀子。

“你要是个男孩我会哭死的,骑士没了公主还如何称得上是个骑士。”

——其实你连骑士的标配马也没有。脑内暗搓搓的想着,却没说出口。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正放飞自我想安迷修的马时,小腹突然被温热的东西贴住。

一转头,只见安迷修从被缝处塞进来一个暖手宝,转手又去拿桌子上沏好的红糖水。

边吹边说“来,起来趁热喝,喝完就不疼了。”




【雷狮】

“嘶——”

半夜睡着睡着觉得肚子不得劲,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快步走向厕所。

到卧室门口时看见雷狮还是姿势没变的熟睡着,轻声的关上门。

——看来是昨天喝酒喝的太过火了,比往常都要累的样子。

好在厕所在客厅,不用怕吵到他睡觉。

从厕所处理完出来,趴在沙发上。抬头看一眼钟表,半夜两点半。

再进去卧室说不定就会吵醒他,再加上肚子疼也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还不如在沙发上呆一晚上,反正也快天亮了。

捂着肚子迷迷糊糊的就这么睡着了。

她自认为睡觉很轻,至少现在是这样。

睡梦中感觉谁说了什么,然后被抱起来走动。

困倦的睁开眼,发现雷狮把她抱到了卧室的床上。

“我……打扰到你睡觉了吗…?”

“一摸身边发现是空的以为夫人跑了能不起来找人吗?”

雷狮抬手打了个哈欠,把她放到床上被子掖好自己也爬了上来。

“诶?你不去和卡米尔他们约好早走了吗?现在几点了……?”

“今天陪你,睡觉。”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打到酒红色的床边,灰尘暴露在阳光下围绕着指尖游荡,钟表的嘀嗒声规律的传入脑内。

阳光穿过指缝在墙上投射出奇形怪状的阴影,玩的正入迷却听见耳边传来低哑的男声。

“以后例假别跑沙发上睡,听到没?”

“…嗯。”


【嘉德罗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罗斯好可爱啊光舔就够了嘿嘿嘿

【实际上是九岁的孩子在下下不去手啊!抱头痛哭。】


——

啊……亲戚来了肚子好疼啊……